城市联赛邀“被打裁判”执法 为裁判创良好环境
来源:Hao球
收藏


城市联赛为执法者提供良好的环境


拿到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组委会的执法工作邀请函,上海足球裁判阎诚斌有些激动,感谢之余他表示一定认真考虑让人深感欣慰的邀请。

  这名40岁的国家级裁判上个月执法上海足球业余联赛时,正确判罚的黄牌刚刚掏出,就被球员董卿抡圆胳膊用力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后者一直将他追出赛场,口中不停辱骂挑衅。这个耳光,不仅把阎诚斌打得失去平衡,更是把对于赛场公平和规则的尊重,把对足球运动参与者的基本尊重打得粉碎。

  这不是个别事件,中国足球运动发展到现在,职业和业余赛场包括藐视打骂裁判和球迷冲突的事件仍然时有发生。球场上的裁判官员不受尊重遭到殴打,给整个足球场内外带来无视规则无视法纪的恶劣影响。

  对于阎诚斌执法被辱的事件,中国足协新闻官黄诗薇在媒体通气会时表示:参与足球运动,需要把尊重裁判、尊重对手作为一个基本价值观,因为尊重本身就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

  正因为如此,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创始人刘秉润也为阎诚斌深感不平,邀请这名在业界口碑不错的裁判参与该联赛执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联赛已经走到第三个赛季,两年多里我与裁判无数次的打交道,对于他们的酸甜苦辣体会颇深。可以说,足球裁判是球场上最有情怀的人,他们作为场上的官员却往往是最弱势的,生存环境也是最恶劣的。

  热爱足球是支撑的动力

  裁判经常成为球场上争议的焦点,但人们对于他们生存的艰辛和执法的艰难却知之甚少。为什么说他们是球场上最有情怀的人?因为热爱足球裁判工作,他们忍受着低收入和大量时间精力投入带来的辛苦,换来的往往是外界的非议,甚至是球场上的非难和打骂。

  中国跟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一样,目前并没有职业足球裁判。这意味着,裁判们必须依靠主业来养活自己。他们为能在绿茵场上执法,需要牺牲大量业余时间,甚至经常影响主业工作。绝大部分中国足球裁判的收入可能比人们想象的要低得多。2011年后,中超裁判员工资普遍上调。主裁判的工资由之前的2500元涨到10000元,而助理裁判、第四官员的工资也由1300元提高至5000元。但这只是裁判中极少数人享受到的待遇。目前中国足球裁判主要收入来源还是业余比赛。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一场业余比赛的裁判酬劳不过300元左右,而其他地区可能只有100元甚至更低。

  低收入并没有浇灭热爱赛场的裁判们的热情。他们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心中热爱的足球在努力坚持。北京奥运会裁判委员会唯一中方足球技术代表,目前担任北京裁教通体育公司裁判指导的戴允仲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中国的足球裁判具有的奉献精神和专业精神,不管执法的是职业或者业余比赛。很多人甚至因此耽误前程,引发家庭矛盾,但没有放弃对裁判工作的执着。平时聚会吃饭,他们也常因为技术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但乐此不疲。这样的痴迷甚至能持续一生,中国第一位国际级足球裁判,中国足协前裁委会委员,国际裁判讲师崔宝印,虽然今年已经79岁高龄,但依然坚持在足球裁判工作岗位不离不弃,他目前的身份是中国城市足球联赛裁委会主席。

  内心追求公平公正

  热爱是裁判们坚持付出的动力,而从内心深处来说,这是一种对公平公正的追求。

  戴允仲说,担任足球裁判带来的乐趣,是其他一般工作无法给予的。一方面是对身体和内心的锻炼让人感到充实,另一方面就是参与正义公平过程的成就感。但赛场上,渴望实现公正的裁判们,往往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就在阎诚斌挨耳光前不到一个月,昆山的国家一级裁判戴卫华比赛中因为争议判罚被三名球员一起飞踹殴打。两个月以来,从中超到各级业余比赛,吸引社会广泛关注造成恶劣影响的足球赛场暴力事件达10余起,其中大部分都和裁判判罚有关。

  赛场暴力冲突的缓和和解决需要多方面的努力。一方面,中国足球裁判的执法能力和水平确实需要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裁判无法在确立规则和权威的情况下执法,担忧被冲击被打骂,背负着体育外压力的情况,也必须被遏制。

  多位国家级裁判表示,在足球场担任执法工作虽然拥有赛场官员的执法权,但大多数时候成了比赛双方冲突的缓冲地带,裁判心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双方球员,教练甚至是观众,情绪发泄第一对象就是裁判,后者成为名副其实的球场背锅侠。不少裁判尽量避免让家人观看自己执法的比赛,因为被冲击被辱骂的时候让他们都感觉难堪。

  靠热爱更要靠规则和文化

  要解决球场暴力包括辱骂殴打裁判的现象,要从解决和预防两个方面来进行。解决就是用严厉处罚把足球暴力分子杜绝在绿茵场之外,而预防就需要让健康的足球文化深入到关注和参与足球的大众中去。

以中国城市足球联赛为例,主办方凭借中国社会足球第一品牌的资源优势,两年来一直在发展扩大其倡导的中国社会足球联盟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包括全国各地各年龄段的800多个联赛,在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平台上注册,上传比赛数据,接受主办方的正规纪律监督,覆盖业余足球运动员超过10万人。

城市足球联赛创始人刘秉润说:我们坚持用正规严格的赛场纪律要求每一场比赛,对于球场暴力坚持零容忍的态度。我们要求每一个加入联盟的球队和个人都明白,如果你以身试法用暴力玷污绿茵场,将永远失去参加中国社会足球联盟会中所有联赛和比赛的机会,也就是说,你和中国业余足球第一联赛和10万多名足球运动员说再见了。据介绍,中国城市足球联赛拥有专门的律师团队,免费为参与其旗下的所有的球队和个人提供联赛相关的法律服务,保障每一个人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

  去年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决赛阶段由央视五套高清频道现场直播,冠亚军决赛中杭州安格队不满裁判判罚,因为一个界外球罢赛9分钟,不光在现场,而且通过直播在社会范围内造成不良影响。赛后,刘秉润宣布取消杭州安格参加中国城市联赛的资格,同时因罢赛的恶劣社会影响,将此俱乐部告上法庭。这是用行动告诉10万多名参加该联赛各级比赛的球员,以及关注比赛的观众和大众,要尊重裁判,尊重规则,尊重足球。通过足球人口联合的规范联盟,通过联盟公正制裁的方式,预防和打击足球暴力,形成良好足球风气,促进足球文化在大众层面的良性扩散和深入。

 


0
评论